蘿茶悟|慢

蘿老媽從小就在趕火車上學,婚後趕著上菜市場完再趕去上班站導護,一生都在趕場講求效率。

例如之前和她通電話,請她準備好老爸的身分證影本和戶籍謄本,要給移工的仲介建檔使用。電話那頭被臨時『交派任務』的她,略顯焦急地說:『不能照相傳?』,『不行』。『那不能掃描傳或用影本』,『問過了,不行』。連兩個否定句,開始嗅到了語氣中有股急躁的情緒。

感受到她的急,我要自己穩住,要比她慢。
慢,即是快。

於是我說:『你午覺起來,還有好幾個小時可以安排去趟戶政事務所,這不是要你三十分鐘內就要完成的任務,你可以慢慢來,找自己舒服的時間再去即可。』

電話那頭的她,語速慢下來的說:『是耶!我好像真的習慣太急,要提醒自己慢一點。』然後也比過去慢了三倍的速度,掛了電話。

以前,她急,我便更著急地要她慢,結果很常不歡而散。

現在,在茶裡、在靜心裡、在生活裡,對『放慢』有更多的練習與體驗。慢慢走、慢慢吃、慢慢煮、慢慢洗、慢慢說……。這才發現,慢慢,真好。

慢慢走,每一步都深刻感受到自己與大地的連結,也感受到更多的風景,少了扭傷撞傷。

慢慢吃,每一口都細細感受在口中的食物,吃得有滋有味,少了脹氣胃痛。

慢慢煮,每個動作都在舒服的節奏中進行,過程中的色香味變得是種療癒是種享受,少了刀傷燙傷跟喘不過氣。

今日的午餐,便是在慢慢煮中完成。

說也奇怪,一樣是一道過去我口中的『一鍋到底快手午餐』,少了過去會有的緊湊倉促,完成的時間竟也相去不遠,但心中多了份舒服享受,跟服務到自己的美好。

拿出璀璨寬容杯,放入一包窨花茶選裡桂花碧螺春的茶包,一兩朵洛神花乾,沖入熱水。見茶葉開展後加入一兩茶匙的川湧柑橘醬,一杯帶有前中後段迷人風味的花果茶,完成。今天配的這一款,前段是桂花香,中段是綠茶香,到後韻,竟有水蜜桃的甜果酸。

也許是因為慢慢,味蕾也可以慢慢分辨越來越細緻每個層次的風味。我喜歡五感變得豐富細膩的感覺,更喜歡慢慢帶來的那種享受。

你,喜歡怎樣的慢慢?

蘿瑞娜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